主页 > 生活养生 > 两性养生 >

吕氏养生动形达郁

2015-11-19 14:15

先秦时期秦国宰相吕不韦组织其门客编纂了《吕氏春秋》, 是先秦杂家的代表作。该书中关于养生方面不仅承袭了道、儒 两家之言,还博采了墨、法等家之说,其养生之道更加完备,养 生之术更加成熟。并首次提出了运动养生。《吕氏春秋》养生 观的核心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

(1)动形达郁。《吕氏春秋》中首次提出了“流水不腐,户枢 不蠹”的运动养生观。《尽数》篇中就明确提到:“流水不腐,户 枢不蠹,动也。形气亦然,形不动则精不流,精不流则气郁 ……”。意思是说人体精气血脉畅流不息是体健寿长的基本保 障,若郁而不畅,气滞血瘀,精气不生,就会引起疾病的发生。 因此要养生防病,就必须坚持运动,以保证精气血脉运行不息。

(2)趋利避害。《吕氏春秋》中提出在精神、饮食和居住环 境等方面均应趋利避害,调节得当,顺应自然。人们要想健康 长寿,首先在精神上必须保持平静、安详,避免过度刺激,不受 “大喜、大怒、大忧、大哀”等不良情绪的干扰。在饮食方面应该 做到定时定量,正所谓“食能以时,身必无灾;凡食之道,无饥无 饱,是之谓五脏之葆。”对于那些“大甘、大酸、大苦、大辛、大咸” 的食物,切忌贸然入口;居住环境也要力求做到冷暖、干湿适 宜,防止“大寒、大热、大燥、大湿、大风、大霖、大雾”的侵袭。

(3)调节适度。感官欲求乃是人的自然天性,但绝不可听 任欲望无限膨胀,而必须有所节制。耳目鼻口等感觉器官都是 服务于生命整体的,所以“不得擅行,必有所制。”人们的生活固 然离不开一定的物质条件,但“物也者,所以养性也”,绝不可放 纵物欲,以损害身体健康作为享乐的代价。骄奢淫逸的生活不 仅是道德的堕落,同时也是健康的大敌。《吕氏春秋·本生》对 此有很好的论述:“贵富而不知道,适足以为患,不如贫贱。贫 贱之致物也难,虽欲过之,奚由?出则以车,入则以辇,务以自 迭,命曰招蹶之机;肥肉厚酒,务以自强,命曰烂肠之食;靡曼皓 齿,郑卫之音,务以自乐,命曰伐性之斧。三患者,贵富之所致 也。故古之人有不肯贵富者矣,由重生故也,非夸以名也,为其 实也。”这段话的大意是:高贵富裕如果不知道客观规律,会成 为健康的祸害,还不如贫穷卑贱。贫穷卑贱的人要弄到享受的 物质很困难,虽然也想高消费,怎么能做到呢?出入都坐车,为 了自己舒服,这叫做制造蹶子的机械;肥肉浓酒,为了增强体 质,这叫做腐蚀肠胃的饮食。美女的美色与郑卫的音乐,为了 娱乐,叫做损伤本性的斧头。三大祸患,是高贵富裕所造成的。 所以古代有的人不愿意当高官发大财,是由于重视自己的生 命,不是为了向别人夸耀自己清高的名声,是为了实际的好处。 《庄子·让王》说:“虽富贵不以养伤身,虽贫贱不以利累形。”这 些都是养身的重要格言。

相关文章推荐